「走走赤峰街」台北市的星期天下午

 
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 Georges Seurat, 1884。 圖片來源:Wikipedia

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 Georges Seurat, 1884。 圖片來源:Wikipedia

 
 

「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

這幅畫的創作者是法國後印象派大家喬治秀拉,原畫在芝加哥藝術學院博物館,1884年的作品「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對我們家而言特別有感。特別是他花了二年多的時間,打了四五百張的局部草稿後,才堆疊出的嘔心巨作。這幅傑作運用了秀拉最擅長的點彩畫光影的技巧,在眾多人與小動物的熱鬧動作場景中,讓人感受到一種非常恬適的休閒寧靜;垂釣、划船、發呆、散步、奔跑…。在有清風徐來的午後,那種安靜是一種在動態中的平和,會不自覺地自心底產生了歸從、嚮往畫中飛奔而去!。

建築、繪畫與其他藝術間,還是有著主體表達概念的相當大不同。比較起來在五感的體驗中,繪畫的視覺衝動更直接,容易引發更深層的意義與歷史場景的探詢。想到1884的大時代變動;更深層的在畫中感受到當時代的藝術繽紛。1884年在歐陸帝國主義炙熱的時期裡獨立沙龍 Salon des Indépendants成立,取代了官方藝術學院的巴黎沙龍,讓更多獨立的藝術家可以自由展出自己的作品。1884年在法國巴黎也同樣慶祝著美國自由女神像完成組裝,準備遠渡重洋到紐約的自由島照耀全世界。在同一個時間軸的光緒10年、也就是1884年,臺北城完竣啟用,為中英、中法戰爭後的滬尾開埠做最後一道防線的準備。

老城區的復興

而在135年後的2019年,一個初夏的午后清風徐來,我們被一個Deja-vu的場景大大地觸動了。

在台北市最需要城市復興的西區 - 「大同區」,平凡的市民發現了都市的再生不只是蓋新房子,都市更新還可以做得更多、更好、更貼切的實例。

似曾相似的陽光、草坪、人群,像極了藝術家的的畫筆,但有著更多的在地感動,與「我、台北城、存在」的熱血。你會發現城市的價值來自於再平凡不過的日常生活,就跟135年前的曠世巨作一樣正在活著。

位於中山捷運站旁的建成公園一隅

位於中山捷運站旁的建成公園一隅

建成公園周邊現況空照圖。圖片來源:Google Earth

建成公園周邊現況空照圖。圖片來源:Google Earth

建成公園在八年前啟用地下室公有停車場的都市服務,但是幾年下來只有上午跳跳大媽舞、老人們的健康操,下午翹課的學生打屁抽菸、流浪漢們曬太陽吃餐盒,傍晚附近鄰居打打籃球的刻板印象而已了。

如同赤峰街的周遭,修車、電池、機械回收的黑手店一家一家關門,傾圮的老房子任憑屋頂掀落也無法再維修。

但都在這幾年中產生了很大的變化;隨著迪化街老屋的文創風興起,漸漸地多了很多人味的感覺。舊的赤峰街是打鐵街、是黑手與黑道的原鄉,新的赤峰街、似乎傳襲著法式沙龍的風味,一方一方的個性與一簇一簇的精采。建成公園再也不只有著鄰里公園的格局;變成了大同區的綠色都心,是捷運綠帶公園的延伸,也有剛啟用的共融式遊具。

上午會有推著娃娃車與輪椅的敬老扶幼,在一圈一圈的小組舞蹈旁展延生命力量,開始有了娃兒的尖叫與嘻鬧聲。中午陸續的用餐會出現,太陽不大的時候草皮也會坐著人,出現了一些歐美公園風情。

下午的直排輪與小型團康活動也會出現,一直嘻鬧到日落黃昏的球場燈亮起。假日的白天,大家坐在那一片草皮上的慵懶噢,偶爾自捷運線延伸的一些小攤販、特色的人情味也會出現。

「散步去,赤峰街!」地圖。圖片來源:商業週刊 1441期

「散步去,赤峰街!」地圖。圖片來源:商業週刊 1441期

承德路往公園望去的2019年4月現況拍攝

承德路往公園望去的2019年4月現況拍攝

北市公園的管理與未來?

上個周末我們夫婦經過建成公園,駐足並精采的發現城市的變化。返家時夫人悠悠的問我,那二年前拆掉的保安外事警察隊的海砂危樓還會蓋嗎?

從日新國小看過去的照片如上,在這麼不算寬闊1.34公頃的公園與機關用地,完整街廓的面積裡除了公園外,角落有著1,670平米的機關用地小區塊;管轄的單位有消防局、市警局、社會局,以及公園處。

因為海砂危險建物已經拆掉的軀殼,理論上有著原容積加成的靈魂;如果再蓋起一幢龐然大物的話,城市綠都心還看得到嗎,可及性會不會受影響?如果原來的二幢建築物能夠整理、改建合一,既能保有原來公共服務的機能、創造新的都市美學,又能顧及公園的活化、建築都市紋理的自明性。

test.jpg

未拆除前的外事收容所

2017Google街道圖

都市計畫使用分區套繪圖

都市計畫使用分區套繪圖

垂詢過很多人的意見,歸屬於同一市政府的不同事業管理單位,他們的土地與建物有所調整會有什麼困難嗎?

對於答案幾乎大家都會異口同聲地說:「啊、不都是台北市政府的資產嗎,市政府自己應該要調整啊,有什麼好奇怪的!」

熟悉市政府運作的看倌們,這會是我們的答案嗎?

建成公園周遭土地使用分區圖

建成公園周遭土地使用分區圖

趁紙上計畫還沒有變成事實前,請大家不妨到捷運中山站、建成公園附近走一下,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我想,這才會是落實民主時代公共議題、一個代表民意的i-Voting!


Joseph Lee 李毓超
魯汶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喜歡音樂、熱愛藝術,更愛建築
重視在建築裡的無形資產,相信賦予空間足夠的記憶、流動與創造力,能打造更寬廣的六感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