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bi Sabi.大和民族的侘寂美學

祖先著了書、立了傳,是不是代表我輩依此實踐,就要付專利費呢?

文化無可取代、也沒有專利權。觀察次文化將會以更融會的態度,串聯各類思想與哲學,以繪畫、詩歌、舞蹈、戲曲、漫畫、甚至建築裡出現。文藝復興時期,不管是盛行的建築、繪畫、音樂與戲曲等在歐洲的表現正是如此;主流之間帶著各自的獨立性,悄悄出現,需要被放大檢視。

日本文化對於悠久的中華文化,上古奇幻之旅三皇五帝的訓示如此,先秦春秋戰國百家爭鳴的浩瀚如此,乃至朱子、陽明學說、雜文小說亦復如是。

東亞文化圈,也稱為漢字文化圈,基本上在這樣的爭執中延續各國的傳統。
表現得最好的應屬大和民族,大東亞共榮圈、東亞共同體的說法,雖然在中國歷朝都有思想的影子,但是首先提出的是日本在西風東漸、黑船肆虐而改革維新之後,擴張帝國版圖與自救的想法。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擴張版圖所提出的「將東亞從西方的殖民統治中解放」,建立一個以日本為領導中心,類似仿效歐盟邦聯的戰略構想與政治主張,實質上是將各國領土變成為日本的殖民地。
日本提出這樣的構想,絕大部分是資本主義需要市場規模,建立一個緊密型的區域合作組織,以擴大市場腹地的實際想法。提醒這段歷史的主要原因是在:自救、合作。

東亞區域的文化發展,在經濟民生活絡之後,像日本之後的亞州四小龍,類似議題的研究又活躍了起來,實質的相似性非常有趣。目前的金磚四國、與崛起中的東協一帶一路的中亞各國新興市場,也將開始因為大中國市場的倍數磁吸效應,而更勝與彰顯。

月岡芳年/明治時期/日本第一天皇神武圖/圖片來源

小林永濯/明治時期/日本國土創建者伊奘諾尊及伊奘冉尊(部分)/圖片來源

春齋年昌/1887年/讓世界恢復光明的天照大御神出天岩戶/圖片來源

面對文化議題,需重新審視歷史,才能貼切的深化了解,進而產生思想。

日本藉由二戰後美國的協助,在1954到57年間出現了近代的第一次經濟發展高潮。
當時人們口中的「三神器」電視機、洗衣機、冰箱,帶動了內需與製造業的龍頭動能,這是所謂的神武景氣
歷經1958到61年間發展高峰期的岩戶景氣、一直來到1965到70年間標榜「新三神器」(即汽車、空調、彩色電視機)的伊奘諾景氣
日本達成政府目標的國民所得倍增計畫,經濟快速成長規模在1968年正式超過當時的西德GDP,僅次美國成為世界第二位。

神武岩戶伊奘諾,這是何許人也?

簡言之也就是日本在神話時期,在日本文字還沒有發明以前,古事記裡的記載罷了!
神武天皇(天皇的三神器:八咫鏡、草薙劍、八阪瓊曲玉)是日本第一代天皇,是日本國土高天原的統治者與太陽神的五世孫,
岩戶是太陽神與她弟弟掌管大海之神的素盞鳴尊爭執掀鍋蓋的地方,
伊奘諾神明與其妹是開天闢地的最老祖宗,也是我認為日本人靠左走的傳統文化來源。歷史不一定是事實,唯有不斷的考證與訓詁才能夠拼湊出較可能的方向。

前二天與友人談到這段歷史,笑稱日本人太劃地自限了,應該用力多想一點。如果在50年代出現的第一次景氣不是以神武起頭命名,而是以更古遠的造化三神開始,可能接續的神世七代、創造國土神祇、天照大神與高天原、出雲神話、天孫降臨、葦原中國平定、與後續歷史的天皇盛世等等,用順著時間軸的神話故事,取代逆著時間軸的神武、岩戶、伊奘諾等景氣描述。

一可能原因是考慮中國與朝鮮的立場。
因為在東亞文化圈中,神武之前的傳說與鄰近地區有太多的重複性了。在明治維新天皇正式掌握國家真正權力前,是可以有女天皇的。
日本目前是第125任天皇,至今為止的第123人;但是女性天皇出現過10次一共有8人,自第33代推古天皇到1770年的第117代後櫻町天皇。歷史認知合理追朔西元前97十世崇神天皇是可以考證的第一人,神武天皇西元前660年是始皇,也是太陽女神的五世孫,神人之後。
天照大神之孫瓊瓊杵尊下凡「九州日向高千穗山峰」,大國主神讓賢國土與瓊瓊杵尊。與山神之女木花開耶姬生三子「一夜懷孕無門戶重誓」,俗稱海幸彥、火進命、山幸彥娶海神女豐玉姬「海山兄弟交換、犯錯、禁忌偷窺產子」生子鸕鷀草葺不合命,羞愧返海託姨母玉依姬「豐玉妹」養大並與之生四子其一為若御毛沼命,又稱神日本磐余彥尊,人間第一代天皇;三輪山大物主神化箭刺美女生了神武天皇的皇后。這麼多精彩絕倫的「神話故事」成了真正的文化,也正式編纂了日本大和民族的歷史!

 

第十代崇神天皇/西元前前97到前30年/圖片來源

第一位女天皇推古/554年到628年/圖片來源

 

所以爭議誰是誰的文化脈絡祖先根本不重要,能突破、創造出個性的文化才是重點。現代人在快速資訊的淹沒中找尋自己存在的價值,過於快速的消費文化,反而喪失了感恩與敬意。

我是一個人,活著,而且有意識。

我們必須表達另一種生活的態度,在粗造、不起眼的地方中找尋,沒有吸引人的形狀,但是它的靜默也可以成為神秘、安靜的愉悅之源。文化符號學家巴特羅蘭,曾經醉心於這樣的符徵、符旨的研究。
他認為日本民族的符號性很強烈:令人激賞地井然有序、安排得宜、標示清晰,保有自主,從不西化或理性化。

他說:日本的符號是空的,它的符徵逃逸了,在這些無償支配一切的符徵深處,無神、無真理、無道德意義。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到處揭示著這種符號呈現出來的優越特質、高尚的自我肯定及情欲魅力,一切表露在物品及最微不足道的舉止之中。

 

黑船來襲時的江戶瓦版/1854年/圖片來源

家紋符號考察/圖片來源

 

文化的本質沒有優劣,有無法比較的特性,我們必須正視。

日本神話的完整性與追訴性也成為真正的歷史;天、地、海,三兄弟互補、對立;人性的交換、不滿、錯誤、禁忌、偷窺、懊悔、亂倫…。充滿不確定、非理性、不科學、沒邏輯,講不出道理的道理,但關心人性、關心人與自然的律動,造就了一個可以發展出八大藝術「繪畫、雕塑、建築、音樂、文學、舞蹈、戲劇、電影」外的第九藝術「漫畫、電玩等等」的日本次文化興起。
藝術表現的技法是否代表全部,看起來在思想的對話上,台灣真的需要更多知識與認知,別當成井底蛙。在現實之外的真實人生,包含著看不見的神話,可以將人生演繹得更精彩。

討論到建築界的諾貝爾獎,普立茲克獎與日本,更可以發現日本的專一性,在38屆裡日本人共獲得6組7人首獎。由丹下健三參與CIAM國際建築會議,啟發並延續1960年代謝派理論的興起,60到70年代的東京奧運大阪萬國博覽會的大量理論實踐機會,對未來都市的可持續發展的基本精神,發現傳承偉大建築師的理論有其文化的一致性。因為二戰毀滅性的破壞,觸動重新的思考,漸漸走向資本社會自由發展的另一條道路:跳脫對於「人造」與「自然」的二元論基本看法,呈現「流動、飄浮、透明、去物質化」更讓建築人體認新的發展方向。而這樣的混雜看法,我認為是日本建築美學的精義。

Federico Babina/archiplan/安藤忠雄/圖片來源

Federico Babina/archiplan/坂茂/圖片來源

Federico Babina/archiplan/妹島嶼西澤/圖片來源

Federico Babina/archiplan/伊東豐雄/圖片來源

建築設計師 Federico Babina 創造的 Archiplan樣板,日本人占了 4/25

目前日本建築師養成,仍大量透過「實體模型」作為真實世界投影的「認知模型」,重視現場力的日本建築設計事務所文化,連電視節目全能住宅改造王都吸引了庶民的目光。
日本的建築美感培養,也來自於藝術文化中的一部分。像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搜集了相當多日本屏風及掛軸,也推崇日本藝術獨特的「侘」Wabi「寂」Sabi 的特質。不止二十世紀的蒐藏家,十九世紀60年代當西方文化衝擊日本開始,歐洲新藝術運動的印象派梵谷、莫內等大師,乃至歐美文學、哲學家等對於浮世繪多有心儀。

浮世繪是1650年代才開始的手繪與版畫,主題多是傳說、鄉野、春宮、風景等等。與中國的山水畫比較,從隋朝六世紀就開始;大山大水實地走訪講文人精神提升,強調「平遠」「高遠」「深遠」更甚則以闊遠的散點透視法,以勾、皴、擦、染、點五個技法步驟,相較之下浮世繪的意境簡單許多。在東西文化於大航海時代的交流必然下,以居民為主題的漫畫形式貼近了、滿足了西方人對東方神秘追尋的看法。

National Geographic 每日精選/歐洲與日本攝影師對美感的體驗差異記錄

Wabi Sabi 侘寂的美學,在我心中一直是學習與研究的課題。傳統正式說法是,在粗造、一文不值、甚至不起眼的東西中找尋,沒有吸引人的形狀,但是他的靜默也可以成為神秘、安靜的愉悅之源。
這樣的國民文化精神,表現在日本的除了Wabi Sabi 侘寂外,其他包括像是雅、澀、粹、藝道、圓相﹍等等,似乎蘊含著有更深一層以神道、禪宗、與武士道的民族情感。
在其他的文化傳承中,可以找到像在芬蘭SISU的堅忍不妥協,瑞典LAGOM的恰如其分,或許在我們的傳統中就是天人和一的中庸之道。

京都/源光庵/建築上的侘寂韻味/圖片來源

我以為在文化底蘊下滋生的堅強精神,才是有可能塑造新一波文化建築產業的必要元素。
Wabi Sabi 似乎有著可以融入高科技,但是去物質化、去商品化與恆常時間的因子。
來自於禪與悟「三法印」的傳統,個人或家庭的小宇宙內的生命觀,無常、無我、涅盤寂靜。

「企求從日常工作得到頓悟思想」最佳解釋就是,最初僧侶用來學習集中自己思想的沏茶,後來成為分享茶食儀式的茶道,要在無常的人生中找到穩定的恆常力量。
「企求從日常工作得到宇宙運行理解」的花道,不單要表達花的美態,也是形神兼備品味造型的插花。

日本人強調花與枝葉的自然循環生態美姿是宇宙永恆的縮影,若常以寬宏意境和深邃內涵從事插花藝術的表達,你自然直接體會到園藝家對植物本性認識以至尊重的境界。
西洋的花藝在於襯托表達是典禮的成分;而日本花道強調在過程與意境,如同人藉由學習成長一樣。
就像真正的寧靜不是死亡,而是動態的在寧靜的氛圍中有著生命茁壯與滋長的不同聲音。
掃灑乾淨的庭園再抖落樹枝枯葉的景象,才是千利休眼中的日本庭園美學。

京都/龍安寺/枯山水的禪意/圖片來源

Joe CocA/The wabi-sabi house/2004/花道的美學/圖片來源

詩人屈原在楚辭涉江提到:懷信侘傺、忽乎吾將行兮。侘,是形容失意的樣子。

嵇康的養生論:曠然無憂患、寂然無思慮。寂,是形容安詳閒靜與心志淡泊,但差可比擬。

在我心中:
侘代表著「念 – 無常」強調與自然的融合 – 平衡概念;
寂則代表「盼 – 無我」強調與人造及人性的融合 – 小宇宙概念追求極致的涅槃。

念無常、盼無我,是否能夠比較容易促進天下大同?


Joseph Lee 李毓超
魯汶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喜歡音樂、熱愛藝術。
重視在建築裡的無形資產,相信賦予空間足夠的記憶、流動與創造力,能打造更寬廣的六感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