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個案看都市更新的「醫學切片複診」

都市更新的生物組織醫學切片

文化、政治與經濟是現代社會組成的三個核心活動,在相信都市化的社會是有機體理論的前提下,集體意識帶領著群眾心理,幾乎一致確認都市更新的絕對重要性。

但是,都市更新或再生絕對不僅僅是蓋新房子,幫居民的舊家換個新殼而已。筆者認為如何在失衡的社會集體實證中,找尋到真正的改善方案,比起僅是換新殼的重建意義更為重要。嘗試把都更的載體當成生物組織,來進行醫學切片具有二個意義;一個是深入了解細胞自體,另一個則是對症病因研究;前者是後者的必要程序。

大同區涼州街「首善」個案更新前照片實景,更多的人想了解美麗故事的甘苦與機會。

大同區涼州街「首善」個案更新後照片實景,更多的人想了解美麗故事的甘苦與機會。

回顧都更存在感最強烈的時期,是房市現階段高峰的十餘年,人人參與都更討論,公司天天忙著簡報,未來充滿陽光與新鮮柳橙。五年前,民眾看見了接二連三數個實施成功的案例後,老公寓的價格幾乎都已達到新房子的八五折到九折!經濟學中「看不見的那隻手」還是市場機制嗎?還是已被都更的光芒披上了翅膀?

產業帶來了新的服務團隊,新的仲介商、新的顧問業、新的整合者、新的白道與黑道;驗證了對的事也可能錯誤、而錯的說不定也會是對的挫折與困頓。因為會費心投入者都在找尋商機,參與者都在追求比較與利益;似乎沒有人講秩序、道德、良知與良能,更不是佛家講修行,因此文林苑的無名火引發了接二連三的無名!追求經濟帶動的成長,被批評為官商勾結與掠奪公共資源;追求文化保存的價值,變成無定向的片段且無歷史的浮萍;追求政治穩定的社會福利改善措施,則被鞭撻失焦並立即失去共識;一下子都變了形,像極了神隱少女走入靈異小鎮,尋找爸媽途中看到的浮世百態!互相咒罵明天還是不會更好。沒了有機的經濟、文化、政治組成底蘊的社會,還能夠繼續吸收與成長嗎?

 

市場機制:消費者物價指數、躉售物價指數、營建物價指數的十年期追蹤表,相對與都更的熱絡期05-13年,提供大家做比較與房價研究。

 

醫學切片應由病體組織的可能產生的問題著手思考,而非一概質疑。揭櫫都市更新的時代精神是在:永續社區發展、復甦都市機能、改善居住環境、增進公共利益;孰先孰後?病因的產生往往不是在法令而是體制。已經啟動但還在緩慢進行的政府組織再造,就要更有信心持續,並加大公民參與力度!原本目標是精簡組織並與時俱進的到位服務,結果別又來個四不像的架構組織才好。當公務人員失去服務熱情時,公務系統就會宣告失靈。

都市更新是個全方位的複雜課題;目前政府管理永續發展的是經濟部、財政部與國家發展委員會,負責都市機能的是交通部、內政部、公程會與環保署,主導改善環境的是內政部、環保署、經濟部、科技部,講公共利益的則是衛生福利部、經濟部、文化部、與國發會等。到底誰必須、誰能夠、且誰願意,擔任都市更新與再生的家長?內政部營建署都市更新組的壓力太大,而它目前也無法取代家長、只能充當保母。

醫學切片時空紊亂的發展現象?

我們無須太過思考市場機制,因為市場隨時都在變。例如權利變換價值,只要一有變化就會有差異協調,因此針對發展的議題切片要有時間、空間的立體圖像。在時間圖像裡,公共住宅成為當時期都市更新的優先目標時;考慮能否委由民間共同開發辦理就是假議題,而如何追求公共利益的分配、管理、與管制的極大化才是真議題。廢除國民住宅條例前,已檢討過的人力編制及效用問題。將成為大房東的政府,是否藉此機會將相關法令全面進化為新版的公寓大廈管理;以無人化的智能管理,並保證照顧弱勢、且不被賴帳,才可能是深刻且真實的結合社會福利。

都市更新要帶往哪裡?懷舊的1654年台北地圖

台北1935地圖,抑或排排站的未來城市榮景?

都更的獎勵配套與可能的限制是利器,應該妥善使用。如果該地區在空間圖像上,尚未成形新的都市聚落,且考慮會有周遭地區的漣漪效應時,更需謹慎小心。我們期望的正向發展,沒有適當的輔導是做不好的。因為只要一有利益衝突,直接損及的就會是公共利益。好的案例成就,再佐以更方便的申請流程,就會有後續向上的學習效應曲線。

改善老舊窳陋是上一階段的最大目標,因此在下階段定性的具體目標中,增進居住品質與環境的議題,要進行討論並落實。它是設計規畫的問題,所以除了原有提升耐震力外,設備更新檢討、全齡化的使用、區內公共設施、與環境品質等,都要顧及、要檢討。從較大的區域來講,都市的機能面對環境變化的議題,也應有相對的具體建議。綠能城市、海綿城市、智慧城市等,只要收斂並由小做起,看起來是有機會至少達成簡單任務。社會進步不能排除施政方向引導,但也無法一蹴可成。唯有借助國家力量,才可以普及福利的公共利益問題,而如何階段增進就會牽涉不同使用與維護管理權責的必然性,都更的輔導者應該先想到這一塊。

切片公平信賴的心理病徵?

都市更新的概念,已經在台灣落地深耕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比較起猛烈積極的開發中國家而言,台灣特有的治理經驗偶爾也會有人來拜訪學習。特別是,每一次有歐洲或日本的學者專家來訪討論時,公司的幹部都會豎起耳朵聽,藉由外部的學習檢查自我的成長;大家特別喜歡問釘子戶的問題!

經常性地省思都更問題時,碰到任何概念上、申請上、審查上、執行上、流程上、管理與檢核上、乃至於後續交接與稅務上的等等問題,都會試圖重新跳開自我直覺(當然很難但還是要嘗試),思考最深入的人性問題。因為在公司的專案操作中,驗證過庫伯勒-羅絲模型(註1)五個面對人性的步驟與抵禦機制,受用非常多。曾經在與同業先進的分享中,提及的事例裡相呼應這種行為模式的提示。重點是,當人的價值觀被撼動、或存在的信賴感消失時所產生,從否認到生氣、歷經談判折衷、最後沮喪而接受的歷歷過程。

大家都曾經深刻面臨最後拆屋前的憤恨與角力,不管十年前還是現在都一樣,建議無論如何大家都保持正向、歡喜,一起努力的面對才會有好結果。

灰心的正面看待。歐美國家、鄰近日本、與崛起中國的社會,釘子戶存在與爭議的方式迥然不同。進步的國家人民不是政治冷感,而是道德教育的拿捏準據,我們的國家在進步中可以期待,教育單位也可以加入生活化的議題宣導。堅持維護絕大多數的權益,保護並保障少數人的意見,積極建立法院判例的公正性,順當調適行政單位的壓力;我相信正視這個醫學切片的結果最難,但強調千萬別僅止於分配的公平,人類自己也有看不見的理由需要被宣洩與輔導。

醫學切片百分之百的民主性徵?

英相邱吉爾:人創造了建築,建築再回過頭來型塑人,為我們定出生命的道路。建築很重要,但是協調人性更重要。既然有複式多數決的概念與緊急補救的可能措施,就應該更大膽地去核定、去推廣。大法官如果認為機制不足以承擔,就應該克服萬難去設置都更法庭,達到正本清源以及案例參佐。民主社會如果沒有了尊重與服從,也不是個自由的社會,所以強制要快、但下手要慢,才有機會累積共識形成結論。

都市更新的現實:道路中心、地籍線、建築線、水利溝渠、畸零地、現有巷道通路以及違規使用等等(上圖為實際案例公告前的調整變更),都需要更大的耐心與不可能100%同意的重新調整。

 都市更新的現實:道路中心、地籍線、建築線、水利溝渠、畸零地、現有巷道通路以及違規使用等等(上圖為實際案例公告前的調整變更),都需要更大的耐心與不可能100%同意的重新調整。

都市更新的現實:道路中心、地籍線、建築線、水利溝渠、畸零地、現有巷道通路以及違規使用等等(上圖為實際案例公告前的調整變更),都需要更大的耐心與不可能100%同意的重新調整。

再者,老舊社區已歷經多次世代交替,多人公同共有、未繼承、未變更、無租約、非法占用、畸零土地等等問題繁多,更不可能不使用民主的多數決來處理歷史遺留。一樣的邏輯也是要判例快,下手公告、補償、申訴管道要暢通且餘裕彈性,這樣也才能有健康的改善機制。

都市更新條例立法原意我相信是考慮周全的,因為劃定地區與概要辦理走的是彌補措施。整體都市計畫再生與老舊使用的現況,其牽涉龐大,實無法以公資源啟動。整合現有都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建築線指示、地籍圖整合,以及道路開闢與維生消防動線的問題眾多且雜,這些實際問題的整合需要時間,更遑論地政登記與抵押設定方面的問題。概要基本比例先宣示啟動了,才有充裕時間把設計細節做好;只是事與願違,大量的概要與劃定都在圈地成王、不願退讓,地主參與也漫天要價,不談未來實際內容,再加上大法官第709號釋憲補了一槍!

醫學切片自我意識的國王新衣?

在都市中的更新或是再生計畫,一定是個有上位指導原則的接力賽或是拼圖。城市的價值理念出來了、競爭力展現了,怎麼做才是最好?這樣就不會是一個只是炒作房產價格的城市。製造垃圾比創造需求容易!總是覺得都市更新重建改建方案最大的現象,把舊區域敲碎重新塑造,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你儂我儂;當然更新了安全的殼,這是最基本的必須,但絕對不等於全部。更重要的未來生活方式與共同管理,可能已然天差地遠的不同。精緻的應該要有輔導的組織與方向,換言之,改善的目標要明確。

思考過,其實任何再多的公益設施都不以應付下一個世代的需求。因此如何檢討、整理、物色、選擇並要求主管機關跨部會的綜整該區域的需求,由資深的媒合人來軟硬兼施地提出規畫配套;在合適的地點對公共利益做出有效的貢獻,想想並非難事,但是誰來做?所有者、管理者、使用者?要推動都市更新,看起來主管機關的橫向整合比民間更重要。在都更的接力賽中,棒子在哪裡?沒交出去的棒子與國王展示的新衣一樣的耐人尋味!

社會局案例:接受捐贈里民活動放學窩未來示意圖

大同親子館的完成實況圖

社會局案例:接受捐贈里民活動放學窩未來示意圖

 大同親子館的完成實況圖

大同親子館的完成實況圖

醫學切片可以公開辯論的公益?Michael Sandel式的論壇

傅爾布萊特學術基金會在今年六月初,邀請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克桑德爾Michael Sandel來台參與的領袖論壇,講題「21世紀領導力與倫理學」。桑德爾的演說挑戰國內目前最熱門的年金改革、同性婚姻、核廢料等充滿爭議的議題,引動思索但卻不給出明確答案,政治哲學家想表達的意念究竟是什麼?

 

市政府的環河沿線跨堤親水雄心雖無法立即達成,但是有了居民的參與、及實施單位的規劃協調,未來的公益性勢必彰顯,將提升都更整體品質與社區再造。

 

教授認為「要讓大家更重視公共參與,應該要有更多公開論述、甚至辯論的機會,讓人民談清楚重視的價值,才能思考未來該怎麼走。」這種方式很過癮,但也要提醒其中所充滿的危險!社會衝動很容易「理盲」而「濫情」,很有機會、並且很可能地,在下一次公民公開集會的形式(例如選舉)中,會更粗暴的直接表達出來!我們的社會不比桑德爾式的講壇,常常缺乏夠格的主持人。傳統的教育中,有老師負責傳道、授業、解惑、德智體群兼顧,但在快速消費、開放資源、媒體學習的現代,深刻的問題、人性的價值、共同的利益等議題,牽涉社會倫理與道德框架,不容易辯論。常常有不夠全面性的言論左右著人民的思考。連電視名嘴炒作命題、鼓勵自主參與式的作秀、上街頭表達的老師也夾雜其中,無法完整表達訴求、合理抽離偏激。

哪一個比較熱?都市更新or葡式蛋塔

經濟學人雜誌自九十年代就一再提醒非理性成就理性繁榮的潛因,〝為了成長而成長〞是一種癌症般的瘋狂!在八年前的金融風暴後,大量經濟學著作分析著經濟的善與惡本質,與檢討二十一世紀的經濟操作方向。東西方的社會運作與對於經濟成就的追求,原本就存在著文化與思想的差異。我建議現代的政治家們,在本質上要有更多〝過化存神〞的概念才好,相信在二十一世紀儒家傳統的中道思想,能補足向西方學習的人民自主,仍是國人信賴的普世價值。

就像懷念二十年前的蛋塔瘋迷情況一樣,外來的朋友們常常感受台灣人的友善與溫暖,也笑看無持續力的淺碟文化、一窩蜂的社會現象。不能否認,都市更新的現況,存在著些建設開發同業心態可議的問題,大部分都是利益的追逐過當;但是,絕對不能否認有更多的業者期望,改變城市競爭力與共同開創好品質環境的決心!蛋塔的三年與都更的十年,有著相同的命運!接下來,都市更新與城市再生的活動會消滅嗎?單價不同、門檻不同、願意深入檢討的態度不同,相信大家會尋找出一條可以都市更新的康莊大道。

現在進行式!

提筆之時,適逢北市府林副市長宣達所領導的都審與都更興革的作法上,正展開與建築師、不動產開發等相關公會第二次的面對面的開放檢討期間。這或許不一定有選票、而且說不定還是票房毒藥。但是整體都市發展市府團隊,真正的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積極討論、迅速落實的態度,邀請不動產、規劃設計、估價等專業技師多方業者進行與會員問卷訪問,並將回收資料逐條歸類,做成市府都更政策的行動改革目標。讓公私協力的改革方案能更有效力的看見曙光!

台北市柯市長106年9月29日召開座談,市府全方位與全流程的都市更新行動方案階段成果

對於有行動方針的政府組織,除了讓人由衷敬佩其團隊的投入外,相信在新的轉型社會中,也是老百姓唯一的信仰。在信仰下產生信心、進而信賴。更符合時宜與細緻的病理醫學切片,歷經研析與逐步踏實的實際行動,是我們提升城市競爭力所要的良方,請大家攜手繼續努力!

 

註1:
Kübler-Ross model : 5 steps of Grief (Defense Mechanisms) 1969年On Death and Dying書中所提出人對待哀傷與災難的過程中五個獨立階段 ①否認Denial ②生氣Anger ③討價還價Bargaining ④沮喪Depression ⑤接受Acceptance


Joseph Lee 李毓超
魯汶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喜歡音樂、熱愛藝術。
重視在建築裡的無形資產,相信賦予空間足夠的記憶、流動與創造力,能打造更寬廣的六感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