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塔談建築」學習、工作與實踐

 東京晴空塔 / yuji mos

東京晴空塔 / yuji mos

 

我們的生活永遠缺乏感官刺激!日常的工作平淡無奇,學習中找到不同的視野,發現我們可以為創造樂趣做得更多。

幸福建築是什麼意思、要如何達成?詩人北島所說「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作為一個建築人、工程師,在心中恆常的那把尺絕對與「卑鄙者的通行證」劃清界線,但希望留下我們創建的幸福。

 
 
 晴空塔天空町2014廣場的入口石雕   / Joseph lee

晴空塔天空町2014廣場的入口石雕 / Joseph lee

 
 
 晴空塔2014夜晚料理亭外的街景   / Joseph lee

晴空塔2014夜晚料理亭外的街景 / Joseph lee

 
 

誰都想爭第一,日本人在蓋晴空塔時當然也一樣。

只是當時形勢比人強,同時期的摩天建築開發競爭高度世界第一,無止境的當然要屬燜了幾個世紀堅持正統強硬的穆斯林,遜尼派的哈里發至高無上828公尺勇冠全球。

晴空塔634公尺的高度超越廣州塔600公尺,請教過設計院相關人士對於廣州塔高度的前提,當時好像除了技術、經濟、與效能因素考量之外,
就是希望高人一等但又可行,何況當時網路票選第一還是1000公尺的國內設計規劃呢!

追求卓越是人類的天性,只要追求的意義彰顯則會更加長久。

2013年到東京參訪,故意頑皮地請教了隨行台灣以及日本導遊,竟然對於為何晴空塔要蓋634公尺沒有概念,太令我訝異了!

理論上對日本文化稍加了解,就知道日本人喜歡『牽拖』的道理。簡單解釋,當時無線資訊發射塔設計依據技術需求要大於六百米,
而 634公尺則取武藏的日文拼音mu-sa-shi相近,這樣一來意義就相當深遠。

不但與日本精神近代的榮景發生關係,也交待了作為東京門戶制高點的重要性,最重要的提醒大家別忘了,在某個階段日本還是世界第一。

Yuji Mos 眼中的晴空塔

晴空塔位在東京都墨田區,位於荒川旁的沖積平原上。

而荒川和多摩川之間的關東平野台地就稱為武藏野,範圍大概在目前東京大都會區的西半邊。
當年美國黑船入侵國戶在的江戶邊上,幾乎所有的老店都打著武藏的旗號,也是後來皇城的所在。

在 Google Earth上可以看到更立體的城市發展地圖。東京都所轄範圍大概是台北市的八倍大,而其中包含著比台北市面積大2.6倍的武藏野。
感覺上作為一個城市的地標建築,其精神、發展、與限制,似乎都藉由著無意義的數字尺度,找到了傳承的意義與精神。

我很喜歡國家地理雜誌的每日精選,也分享給同好週知。

喜歡以不同的角度看這個世界的形形色色,特別是建築與人物。
大自然的力量遠比我們能想像的還要偉大,人類的發展也遠比我們冀望的還要緩慢。

但您知道嗎?當你播放著音樂、打開蒐集到、屬於自己視野與關心議題的每日精選,
讓軟體以自己獨特的國家地理雜誌式的輪迴方式播放,為我總覺不足的知識深度與的心靈探索,開啟了另一扇靈魂之窗。

 
 

國家地理雜誌的每日精選圖 / National geographic

 
 

我不認識 Yuji Mos,也找尋不到更多的資料。頁首的照片,就是他眼下的晴空塔。

透過國家地理雜誌的介紹知道,可能這位攝影師具有纖細的個性、身體可能有缺憾,以他不同的視野提升了攝影的高度。
大部分的人只在乎晴空塔高聳的獨特性,但他給了我們一個更應回歸的人的高度。

這個視野與參觀安藤忠雄淡路夢舞台的百段苑截然不同,但精神是傳承的;企圖打造人為安全的自然。

夢舞台經歷了阪神大地震,更在規劃之初證實斷層破碎帶的經過。

更早之前,關西新機場需要大量的土方由此東運,讓原本貧脊的淡路島更顯貧脊。

規劃與需求的合理性都確認工程師做好了工作,但是可以有更好的未來嗎?

或許觸發安藤再度思索如何在人性中展現更神聖的自然融合。
中世紀哲學家很清楚地勾勒理想神性與理性個體間的差別與追尋,也就是阿奎納所說的大千世界二法則「自然法」、「永恆法」二者不必然相互牴觸的精神,
也像是上帝與英雄的角色扮演。人建造城市環境與圍牆,倒底是克服自然還是追求永恆,單純填飽肚子、保護自己無需做這麼多。

淡路島缺水但又相對佔兵庫縣花卉輸出的半數,日本神話創建國土的第一沼島就在南海岸邊,規劃建築師的熱血、與說服議會知事的情懷。
因此,像循環的神奇水瓶灌溉埋在百段苑地下工法等等,有很多神一般的引子不知在哪裡終於匯集,而成就的偉大!

 
 
 安藤忠雄 淡路島夢舞台 百段苑 / 廣宇建設 

安藤忠雄 淡路島夢舞台 百段苑 / 廣宇建設 

 
 

經過歷史的進化與變革,在現代日本新建築的重要性中,最精采的不再會是晴空塔的高度與建築量體。

西澤立衛提醒我們「溝通是在期望對方的創造性」,我認為、或許是攝影師 Yuji Mos認為;與人們溝通,特別是經過藝術的形式,強調是在鳥與天的角度、在神的角度上看人造的理性,才有可能沒有羈絆地找回真正的綠與智慧,以萬物為學習精神的花園城市吧!

 
 郭老師1990年贈書 / 老布魯哲爾的巴別塔1563

郭老師1990年贈書 / 老布魯哲爾的巴別塔1563

 

106年11月16日方甫獲得首選,將成為台中最高地標的臺中市智慧營運中心設計競圖公布,
由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與普立茲克獎的法國建築師Christian de Portzamparc合作,樓高262公尺,預計民國111年底完工。

原先預計耗資80億打造樓高318公尺的塔形建築,規劃單位在103年底提送第四次期中報告時,委託規劃設計費要8.42億元超過法定10%上限,
概估工程預算超過134億元,使得總工程經費將超過150億元。

市政府在106年支付超過億元設計費後解約重練,招標規定台灣建築師不得單獨招標,需與外國建築師合作,此項規定引發爭議。

今年七月份都發局將招標規定,改為台灣建築師可單獨投標,與外國建築師合作建議並納入評分標準。

Joseph 眼中的台灣塔

這個水湳經貿園區在上次市長選舉結束後改為水湳智慧城,新的再發展區定位主軸以中央生態公園為主軸,
並以其蜿蜒之邊界,界定出五大專用區:經貿專用區、生態住宅專用區、文化商業專用區、創新研發專用區、文教專用區。

研究這個案子特別有趣,大區域的整體空間又是住宅又是生態、智慧管理加上文創與商業;小區域的塔樓架構,也以低樓層的文教、與電影館文創群組空間,
中高樓層的產業發展群組空間,到了高樓層的智慧管理群組空間、作為監管大台中地區的交通營運首腦,以及頂層用以提供觀景空間。

重複的字眼重複的發生,好像一個巨人的喃喃自語。
臺中智慧營運中心設計監造案重新招標,合理目標是預算控制在總經費67億內、以及建築物高度必須達到200公尺以上。

其實當年在啟動構想初期,台灣塔的規畫指導調性就是強調獨特視野的塔式建築,內部包含城市願景館、和都市發展局辦公空間,
樓高達318公尺,主要的功能有觀景臺、餐廳、環境品質監站、廣電或數位訊號發射。

 
 
 2017競圖獲選 劉培森建築師+Portzamparc (法)  / 台中都市發展局

2017競圖獲選 劉培森建築師+Portzamparc (法)  / 台中都市發展局

 2011競圖獲選 宗邁建築師+藤本壯介 (日)  / 台中都市發展局

2011競圖獲選 宗邁建築師+藤本壯介 (日)  / 台中都市發展局

 
 

就競圖結果而言,誰得獎基本上市民都應該正面對待。

建築師的專業美學態度,將帶領我們進到未來的世界,更複雜地融合著科技、人文與關懷,並且對於教育市民看待這個城市予以引導。

歷史的記憶必然是長久的,執政的功過得由後人來蓋棺論定,但是決定一旦下了就無條件地背負起責任的十字架。
比較11年與17年的計畫基地,多了一個電影中心、但少了面對主要幹道的優勢,這樣的硬擠是麼狀況啊!需求的結合想必不適難事。

 
 
 中台灣電影中心 余曉嵐建築師事務所

中台灣電影中心 余曉嵐建築師事務所

 水湳智慧城發展規劃 / 台中市都市發展局

水湳智慧城發展規劃 / 台中市都市發展局

 
 

每一任的市長都有其鴻鵠之志,但相信專業、或專業堅持很重要,因為會影響首長的決定。

很可惜工程師或建築師們都不看神話,無法串連像東京晴空塔的趣味。
沒有人來解釋到底262公尺與318公尺代表的意義與差別在哪裡,如果談易經六十四卦的62卦雷山小過、與18卦的山風蠱,似乎都不是祈求國泰民安的首長可接受之意!

但是基本的基地規劃與整理,應該是幕僚團隊一定要建議的專業。已經開工的電影中心,與間隔不到30公尺的高聳新塔樓,將形塑出一個奇特、晦暗、曲折、曖昧與難定義的盲腸式空間。
一向以來,二邊的建築執照一定是各自管理,到頭來遭殃的還會是市民的使用犧牲,與屆時的首長!

 
 
 2011 獲選基地規劃說明 / 台中市都市發展局

2011 獲選基地規劃說明 / 台中市都市發展局

 
 

台中與日本人的緣分應該非常深,因為現在的台中在清朝初期的臺灣府,
隸屬為諸羅縣(今嘉義縣至基隆市),雍正年間設彰化縣(今雲林至臺中),而台灣建省的首任巡撫劉銘傳將省府選在此地建設,但因預算不足並沒有具體進行。

「台中」名稱在日治時期,1896年設立臺中縣(今之雲林縣、彰化縣、臺中市),1901年改縣為臺中廳以及後來的發展。
藤本壯介建築師是日本建築後起之秀,關心自然與環保議題,常善用空間、內外的小創意,當時獲選時大家滿心期待蓋出來會是如何。

只可惜,這個可能幫他獲得普利茲克大獎的機會溜走了!或許市民們會說,留個台灣第一大的城市中央公園給台中吧!

作為一個建築人,我們在工作、學習、發現當中找到我們的價值,並為我們的存在付出更多的努力與關懷,相信明天會更好!

 

Joseph Lee 李毓超
魯汶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喜歡音樂、熱愛藝術。
重視在建築裡的無形資產,相信賦予空間足夠的記憶、流動與創造力,能打造更寬廣的六感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