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晴朗美麗的相遇

 
 

城市遊樂園/李勁陞

 
 

美麗建築與存在的相遇

廣宇建設推崇幸福建築,認為建築可以、也應該帶給人們幸福。

因為建築不單單是個商品,它也是承載生活的容器;生活有場景,而場景之中有文化、風俗、習慣。目前商品房大都講求施工安全、建材精美、公設豐富、規劃得宜,但是似乎常常與承載生活的本質有點落差,因而建築人還要負起的是教育的責任,讓住戶了解經營未來生活的可能性。

廣宇定義建築是系統的展現:是一個生活的系統、一個整合物件的系統、一個可以擴充的系統、一個會珍惜人性的系統、一個能儲存幸福記憶的系統、...;因此,要找到建築業的教導能量,即是在此中。台灣的建築,在科技進步、美感學習、社會觀摩的脈動之中,我們誠摯地認為應該要對建築的未來放入更多思考,也要對於未來生活系統的定義涵養更深刻的認知。

系統的建立並非單一樣式、可以任意複製,針對每一個基地的每一個特性的「原型」,我們認為必須接地氣,與在地情懷產生最大關聯。

在地風情的相遇

永和秀朗在臺北盆地的中心點偏南,岩層的基盤可以把歷史帶回260萬年前的第四紀。

離我們近一點的說法,臺北盆地是凱達格蘭族人的原鄉,鼎盛期大約有三十多社,散居各地以漁獵和簡易農耕為生,後經荷蘭人、西班牙人、漢人、日本人入侵、開墾,生活和族群發生重大變化。

秀朗的地名,在我蒐集的歷史地圖裡的1654年荷西時期就有詳細的記載,近來多有學者提出研究論文。在365年前的秀朗是甚麼樣的狀況?不可得知、僅憑懷想。
但是現在的永和平均人口每平方公里超過4萬人,比起台灣其他高密度的都會區域的二萬人都要多出二倍,堪稱世界第一。

台北古地圖/荷西時期

 淡水與其附近村社暨雞籠島略圖/ 1654年

淡水與其附近村社暨雞籠島略圖/1654年

相對擁擠的人群,或許在現在與過去皆然!

在秀朗的土地上農牧放養,凱達格蘭必須應付同樣是平埔族的葛瑪蘭、高山族的泰雅菁英,以及防範後來台中大肚遷移過山的洪雅等族,
日本與國民政府的計劃性遷移也都曾經以本地為目標。人口大量的加入,但是都市計畫的基盤建設還是不及,畢竟邊陲於商業政治的台北中心。

歷史是不斷的堆疊,但是我們要朝更理想前瞻的方向走!

在廣宇晴朗開發初期,這個議題就一直拉伸著我的思考;永和地區的巷弄文化、薈萃風情本來就是新北的特色之一,我們期待在未來,有更多精緻、在地、內涵與新生命力的生活在此展開、發生、並有意義的保存著。


「故事的開端」

2014-2.jpg

晴朗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有一隻幸福的晴朗熊在召喚著...

透過晴朗熊的創作人李勁陞的藝術、他的情懷、他的耐心、他的細膩,從漫畫出發,進入廣告界二十餘年,參與無數的企劃與創意,儘管筆下帶有幽默與詼諧的圖像,所練就犀利與精準地曾經演繹商業週刊時事議題的這身功夫,也帶來他期待人生的突破與轉變,開始以「城市遊樂園」為題的畫展。

插圖與漫畫作為現世的第九藝術,自然與傳統的八大藝術不同。

繪畫、雕塑、建築、音樂、文學、舞蹈、戲劇、電影表現的存在感是直接的,插畫則迥然不同地以二維視覺靜態圖畫藝術裡來展現,其構成必須精簡、旁白必須單純,但所組構的意涵通常隱晦而深遠,彰顯在文化、社會、政治經濟上的深刻時代意義,比喻、誇飾、象徵、假借、諷刺等手法,更是讓畫作提供著觀讀者超越文字、動態且多面向的解讀感應。

廣宇的幹部透過一次畫展向勁陞兄請益,發現在他「城市遊樂園」中的主要元素,其實單純且契合正在開發中的案子的意象「廣宇晴朗」:

一位纖細女孩(我們的存在)
一條淡紅圍巾(專業與熱情)
一個漂浮大紅氣球(追逐的理想)
一片變換場景(未知的環境變換)。

 

面對這樣的圖像,筆者對於當下的感知特別強烈,似乎看到了被簇擁著、不自覺被推進的城市環場裡,一個單純而柔弱的靈魂,在溫暖的保護與專業的熱情下,勇敢地追求屬於自己的未來,象徵未來理想的大紅氣球浮飄空中,時遠時近、若即若離,而在這追尋的過程中,經歷著各式新奇與刺激的場景。這不就是我們的人生嗎

 

 
 城市遊樂園/ 李勁陞

城市遊樂園/李勁陞

 

「廣宇幸福住宅環境觀」

圖像的啟動

在本文首頁畫作的二人相遇其實是這個美麗故事的終點,知音與肯定

整個故事的開端,則是序列畫作當中,插畫家唯一呈現人群的一章。沒有色彩的都市叢林,包容著無數的靈魂,與那顆象徵理想飛動的紅氣球。

不管向左走或向右走,在高樓林立的生活日常裡,好似暗示著另一個未知、待開發的叢林。靜心細想,雖不知潮流驅動中的大家要去哪裡、有甚麼目標,但我所瞥見的是那個信賴、安心、勇敢追尋的當下—只要擁有專業、心繫理想,每個人就可以是自己的主人:自我肯定、自由行動、獨立選擇,並在一路上覓得知音相互成就

跟勁陞兄的聊天很過癮,每次我們似乎都是在各言其志,但總是會在目的中交集。

像他為薰衣草節作畫的過程中,體現藝術就是存在生活裡的時間意義,而這也是歐洲人最喜愛展現的文化氣質。
幾乎稍有歷史的古城,從來不乏吸引人的故事與可以觸摸的實體意象。

像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市政廳旁的民族英雄像,銅雕的實體有著每個旅人都可以親近的真實感,無時無刻的人潮不經意的擦拭,帶出了真正的城市公共性,引發了對未來更多的想法與故事!祈福、求願、希望幸運,都是每天我們凡夫俗子想要能夠擁有的內在加持。

Everard t'Serclaes Monument/布魯塞爾/圖片來源

對廣宇晴朗一棟住宅大樓的門廳入口,我們便希望所有的住戶每天經過時,都能夠有著如此祈願福運的感動,哪怕是以車輛出入,也別忘了到門口歇腳儲備能量。

晴朗大門銅雕/廣宇晴朗

從秀朗路二段的公共道路、經過諾大前庭廣場、來到半公共的門廳、轉進社區半私密的梯廳空間、而回返到屬於個別居室的私密空間的過程中,

這個中介點是廣宇想要創建的場所:幸福場景角落

透過諾大實體的視覺關注、或是衍生強烈的觸覺感受,期待引發社區的共鳴與群體意識,我們都在都市的場域中進行人生的展現。

廣宇建設面對開發案的態度,是細緻地打造專屬於每個社區對應自然人文環境的獨特個性,而永和晴朗則是提供認真生活的人們,一個城市裡有趣的遊樂場。

 

故事的延續 #1

社區入口塑造的場景浮雕,期待引領所有的社區成員們的輕鬆生活。

回到社區裡,可以直達的屋頂空中花園,還有在城市遊樂園中更多好朋友們的表演,像是修剪長頸鹿植栽的小白兔,尤其是那隻坐在旋轉咖啡杯內引頸北望的北極熊!

環保、能源、氣候變化的議題,再多言說都無法敲醒人們的覺悟。
我們習慣隨意、舒適、不壓抑與花費的人生,直到我們被迫承認缺失的地球現實,旱災、洪水颶風、森林大火、海平面上升、地球暖化影響糧食供給。

如果每個社區都存在著一個不變的、安定心神的文化傳接空間,而不僅是私密駐所,這就是我們空間創作的期待。

就如同北極熊面朝北邊他的故鄉,請微風傳繫著它的鄉愁,而在原鄉北極冰河生態融化的議題,或許會讓人思考能源消耗的根本問題。

也像是可愛兔子的雕像修剪養護植栽長頸鹿,希望能體會在人生的日常生活中,定期的修剪養護,可以梳理出萬事萬物運行的道理,從而尊重與關懷
因為要求同理心相對沉重,在人間已經快要蒸發殆盡了,希望新社區可以將它找回來。

同時也希望社區住民們,可以每日躬親參與環境的維護,包括讓我們在屋頂的長頸鹿可以長得很駿健,有趣的生活得以開展。
廣宇建設的幸福建築強調,創建場所、提升流動、活化記憶的屋頂空中花園,開始了我們新生活的第一課!

正在修剪頂樓花園的小兔子/廣宇晴朗

 望向家鄉的北極熊/ 廣宇晴朗

望向家鄉的北極熊/廣宇晴朗

 

故事的延續 #2

台灣的住宅非常需要融入具體的空間生活觀,而這個場景深度,最好的位置就是在公共設施裡。

二年多前預售期間,大夥創作的晴朗熊在大門口迎接我們的來客,也已經成為附近鄰居小朋友們的最愛。

未來牠將搬家到二樓的兒童遊戲室樹屋旁,這個可愛又親切、圓融又兼具個性的本土造型,將繼續陪伴我們創造記憶。
同時在兒童遊戲區裡共同陪伴著的,還有坐在紙船裡閱讀的小企鵝們。

亞熱帶頻臨滅種危機的台灣本土黑熊,與南極的企鵝們是好朋友,一起關心樓頂邊上住在北極圈的大白熊是否好好的,共同守護廣宇晴朗家園裡每一分子的成長。

超越時空,一直是戲劇的主題與劇作的想像。
在我們的社區中,您也可以發揮這樣的想像力,讓城市的生活更精采有趣。

廣宇同仁與晴朗熊的合照/廣宇晴朗

於兒童遊戲室內的晴朗熊/廣宇晴朗


「公益的追尋」

忙碌而緊湊的城市街頭,就像紅圍巾女孩想要逃脫的,場景通常不怎麼友善。

古希臘人說理性的積極生活是通往幸福之路。
現代哲學家說幸福是沒有痛苦的存在,成就滿足且生活快樂。

廣宇希望住在這個社區的鄰居,或者來拜訪這個社區的朋友,抑或只是路過這個社區的人們,善用您珍貴的五感體驗,來親近我們的建築,增添社區的光彩。
在秀朗路邊的機車彎與植栽槽間,還有這麼一個更升級版的晴朗熊:

騎著旋轉木馬、抱著遊樂園裡的彩虹旗桿,歡迎大家的光臨!

在歐洲、日本的古老角落,通常與城市相關的精雕藝術品也時常站在街頭,不僅是放在貴族家裡的孤芳自賞,而是與居民的日常生活產生串聯,製造共同的群體記憶與價值觀。

經歷不同過程的人生無需比較,但是在創造沒有比較的共同價值觀前,展現共同記憶才會有群體的社區凝聚力,就像三合院的稻埕一樣。

因此在廣宇晴朗,期待大家會在節慶的時候為牠披彩帶、在社區辦喜慶熱鬧的時刻幫牠結上大串彩色氣球,或是在隆冬之際最需要關切的時候幫牠穿上新衣、過年掛上喜幛。

社區的居民可以運用無限精彩的想像力,而我們也可以藉此教育下一代,無需過度的解釋,放鬆心情、融入其中就會有家的溫暖與歸屬感。

於秀朗路上的晴朗熊雕像/廣宇晴朗

於秀朗路上的晴朗熊雕像/廣宇晴朗

「想像力」創造了幾千年的文明與發達,三合院的感覺也從來無法取代。

但是社會進步、制度改變,我們無法窩居在不變的狀態裡。中國人的智慧「易經」文字記載超過二千年、流傳超過三千年,告訴我們「簡易、變易、不易」的三者道理。事實上宇宙的事物存在狀能就是:順乎自然的,表現出簡易和變易兩種性質,而又時時存在變易之中保持一種恆常。

晴朗社區裡這些展露街頭的藝術品,來自李勁陞插畫家的巧思,具體與廣宇的合作成就了一個,對於價值、文化、社區、乃至社會群體的嶄新體驗。
我們小心體驗、仔細落實、排除廣告效益,沒有跟目前預售市場一樣,在一開始喊得震天作響,到最後徒增遺憾。


「廣宇幸福建築」

強調科技、人文、關懷的企業理念是在說明,屬於科技的造屋工藝不外乎人性,
但日新月異特別是在大量智能化的現在,提供更好的結合知識與產品,打造進步的工法與居住條件,都是一個負責任的建商應該要做的事。

強調彈性的建築、合理工法的實踐、節能智慧綠建築,是我們對於科技的達成目標,引進最新生活科技至建築空間中,
並以愛護地球之宗旨出發,大量採用環保節能之建材設備,提升居住效能管理並與環境自在共榮。

強調人文的場所精神,是培養健康態度的一種對應,是理論也是實踐的知行合一。

顧及形象機能兼具的設計、考慮使用者空間串聯、合理權益的優先分配,是我們的階段目標。
因為相信文化是建築環境內的無價資產,新建築除了創造更舒適的空間品質意象,融入原生環境文化特色、並形塑居民交流的人文空間,開創出更精采富記憶的人文場域。

廣宇更以關懷為指標,落實打造健康的居住品質。

貼心用心的公共設施、週邊街道環境再優化、保全與維護管理系統的引入;對於我們而言,創作的下一秒未來,遠比現在要更重要,以將心比心的關懷投注於設計細節中,體現居住舒適的便利關懷,增進社區住戶間的共處關懷,貢獻鄰里新建築的互動關懷,由小而大的處處關懷讓家能真正長住久安。

建築不同於一般商品,結合有場景的藝術創作與故事文化,讓冰冷的建築更見精彩。

除了維繫二千年前古羅馬的建築師維特魯威所揭櫫不變的建築必要元素

堅固、實用、美觀

廣宇強調對於科技進步、美感學習、社會觀摩的現代建築,我們應該要有更多具體展現。

建築評論與哲學家,艾倫狄波頓提示的關心、理想、幸福,是存在現代社會中的建築可以給予的更大滿足。

理想中的住居生活包含著五感體驗,以鮮明愉快的方式、呈現理想中的自我
視、聽、觸、嗅、味覺都可以停留,在記憶的產生中回味美好。於是創建場所、提升流動、活化記憶,是我們期盼達成、也是廣宇永遠追尋的目標。


Joseph Lee 李毓超
魯汶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喜歡音樂、熱愛藝術,更愛建築
重視在建築裡的無形資產,相信賦予空間足夠的記憶、流動與創造力,能打造更寬廣的六感體驗。